昨日
2020-02-03 01:3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广州未成年戒毒所所长章忠谈到社区康复的薄弱之处。“一个民警要对应60-70个吸毒人员,还要兼顾自身社会治安工作,根本无法兼顾。我们在戒毒所里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一出戒毒所后,又回到起点。根据统计,80%的复吸出现在离所3个月内,社区康复工作非常重要。”

邓建伟认为,对待禁毒问题,必须探索出一个完整的路径,要从打击、收押为主转向开展社区戒毒和预防宣传教育为主,以此抑制吸毒人数的快速增长。他直言,广东禁毒工作短板明显、欠账多,就拿“预防宣传教育”这一块来说,相关工作在2015年才全面启动,目前在社会上,许多人对于毒品的认识有误区。

邓建伟指,广东自2008年开始开展社区戒毒工作,但目前58万在册人员中仅1000多人在接受社区戒毒。人手不足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按照国家的指导意见:每一个禁毒社工仅能服务20-40个吸毒人员,而在广东的社区,一个禁毒社工要照顾500个吸毒人员,工作没办法完成,不能保证质量。”

根据相关条例,目前我国戒毒分为“自愿戒毒”、“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等多种,其中社区戒毒及社区康复在我国均属新生事物。

在本地乃至全国范围内,青少年吸毒尤其是新型毒品的服用一直是个严峻的问题。中山大学新华学院法律系主任、教授李岚指出,广东吸毒人员中,青少年占75%;而在广州查获的吸毒人员中,年龄在35岁以下的占到89.1%。“前几年还发生过某技工学校学生因服用止咳露导致群体斗殴,最后开除50多个学生的事件。”

孙玉波还指出,近年来,涉案人员的人均涉毒量在增加,一些青少年甚至学会了自己发展“下线”,贩毒带来的高利润成为他们铤而走险的主要原因。与几位专家观点一致,孙玉波也认为应该加大宣传教育力度,最好能建立一些专业机构。

专门从事社区康复工作的广州市晨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肖云天指,在工作中遇到不少困境,主要包括协调多部门难度大、禁毒社工专业能力不足、缺乏律师及专业心理咨询师等。(记者罗桦琳)

李岚指出,近年来还出现一个新现象,就是在广州、深圳等地,青少年吸毒常常是群体性的,一抓一窝,在广州的一次执法行动中,就抓获了45人之多。而针对中学及大学开展的调查,研究人员也发现,大部分学生对于吸毒的危害认识不深,问卷成绩能达到70分的只占少数。

昨日,广州青少年犯罪研究会会员大会暨涉毒青少年社会帮扶专题研讨会在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召开。广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司徒梅芳出席活动并致辞。据介绍,广东目前登记在册吸毒人员58.2万人,其中青少年占75%;而广州查获的吸毒人员中,年龄在35岁以下的占89.1%。

天河区法院少年庭副庭长孙玉波对2011年~2015年天河法院少年庭中涉毒未成年人案件作了梳理。他表示,从刑事案件数量来看,天河区未成年人毒品案件数量不多,主要以贩卖毒品为主。从事毒品犯罪的未成年犯平均年龄为16.34岁,低于一般未成年犯16.81岁的平均年龄,多属于无知型犯罪,其中受同学、朋友引诱,或者受“指使”的占到76.32%。统计还显示,涉毒未成年犯的文化程度在逐步上升,以往都是小学初中文化,近年来出现了中专文化,“说明学历高并不代表对毒品的认知就多。”

广东省禁毒办常务副主任、省禁毒局局长邓建伟介绍,一直以来,广东对吸毒人员均以“抓、关”等硬手段为主。截至去年12月,广东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是58.2万,全国最多,同时,广东的戒毒床位也是全国最多,但硬手段却未能解决广东的毒品问题,吸毒人数仍在快速增长。“2014年中旬,广东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是47万,到2015年,是58.2万,一年以10万人的数量在攀升。”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jipiao88.cn云南省瑞丽市练临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 www.jipiao88.cn版权所有